沙雕

懒人,常消失

心脏

窒息的感觉……


『我……这是在水里吗……』


眼前朦胧的在水雾幻出一个身影,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……


那是一个白衣少女,可爱的脸庞上面无表情,好像一个毫无感情的机器。


少年看见了少女,仿佛安心了许多,舒了口气,闭上了眼……



……



『来世再见。』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分割




黑睡醒了,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
“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呢,不过梦的内容却不记得了。”黑小声嘀咕。


想着,黑又暗自神伤起来。


他大吼:“这个世界是怎么了!!!”


窗外依旧是又闷又压抑又无聊的气氛,并没有因为这一声不和谐的大吼而打破。


黑沮丧地摊回床上,想着自己简直要活不下去了。


黑的家就在一楼,每天他一起床就能看见窗外麻木的人群以及他们冷冰冰、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睛……


以及他们胸前水箱里与黑不一样的金属色心脏。


黑悲哀地看着自己胸前的蔚蓝心脏,它正在突突地跳动,莫名的凄凉、孤独地跳动。


那种灰扑扑的颜色到是与他们的表情很相符呢!他愤愤地想。


又是坐着一样的巴士,去到一样的站,走着同样的路线,黑的内心烦躁无比。


7:50……


7:55……


7:59……


又在最后一分钟到了,他雷打不动的习惯。


同学们没有一个注意到了黑的到来,他们的对话还是那么无趣又机械。


“请给我橡皮。”


“好。”


……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分割



终于又熬到放学了,黑松了一口气。


他搭上了火车,心里的目的地却并不是家(如果那几十平米的房间也可以管叫家的话)。他坐在窗边的位置,凝望着窗外灰蒙蒙的风景。


『哔----』


到站的提示音响起,黑缓缓起身,习惯性地检查了一遍东西后就走向车门。


他纤细的手摩挲着红砖的墙,仅凭记忆就找到了地方。


那是一个古老而又庄严的钟楼,呈现在他眼前的同时敲响了6:00的钟响。


黑总感觉那声音很让人安心,很让人怀念……













多亏了滤镜!!


『对了,奥森......要是哪天,莉可迈向了深渊......并且站在了你的面前……我希望你能告诉她......』


“包括她可能是个活动的尸体在内?”


『没错……究竟是有多少的奇迹……使她再一次活在了这个世上......我希望你都告诉她!』


(小声bb:我好像没......没记错台词......吧......)

可怜的精神值哦~不小心吞了一颗曼德拉草,然后4天回复精神之旅。我好菜啊(;´༎ຶД༎ຶ`)

有哪位大佬一起玩饥荒么?

本人正在召集玩饥荒的小伙伴。我乃手机和电脑兼容的新版配件。手机的小伙伴可以交换经验,相互升级;电脑版的小伙伴可以兼容联机使用,方法如下:


在steam中找到我的名字(具体的私聊我),要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发申请,然后我加好友。OK?有朋友有兴趣麼? @饥荒里的兔子你给我等着 


啊啊随便@的啦!

『铃屋TOP』2

这是一个湿冷的夜晚,


铃屋拍去了空荡荡的大宅里仅剩的一张床上的灰,坐下。


ta望向窗外,试图分辨出街道的轮廓。整个房间的灰尘积了一寸,透着一股霉味的梨木家具还向别人诉说着这个房间原本的华丽。



铃屋无声的来到了这个城市,并打算在此上学。因为CCG的总部在这里,ta本来是不想来的嘛,可是谁叫原大叔来这了不上班平时生活费都没得保障。


ta推开大宅的门,走上荒无人烟,鸟不拉屎的街道(夸张了吗)。


墙上的乌鸦呱呱叫着,侧过脸来看着铃屋。ta身上有种奇妙的味道,令人兽性大发『有种想扑倒的感觉』。


铃屋一个后手翻翻上墙,精致的脸胧,透着一丝不健康的白。ta吮吸着一根棒棒糖,脸上的表情捉摸不透。



『翌日』

新的学校同小巷不同,散发着青春的朝气与蓬勃。建筑虽然也不新,可都干净明亮宽敞。


铃屋在读大学,上半学期在某市度过,现在是下半学期。


新学期学校打扮的装饰里,透着一股浓浓的和风。大家都神清气爽,欢笑一片,可某人还蜷在角落的座位上,吃,糖,果。Orz


铃屋翻着书,对外界(没有糖果的外界)毫无兴趣。


『未完持续』


怎么样,是不是很渣,不喜欢的别浪费口水了,毕竟我只有12岁……








『铃屋top』1

昏暗的小巷边,歪歪斜斜地插着一柱老式路灯,闪烁着,忽明忽暗。铁杆上爬了一层红锈,内部已被蚀空,看上去很骇人。


风吹过小巷,带来一阵腥臭的气味,那风一直吹啊,吹啊,一直吹到那小巷的死胡同处。


那里耸立着一栋破败的老房子。看上去起码有一百多年了,因为无人保养而百孔千疮。


高墙上立着一只脏得看不清颜色的猫头鹰,360°转过头来看向对面的长满爬山虎的墙。


那是一栋鬼屋,


主人早已不知去向,


可对铃屋来说貌似是个好住处呢~



不要等更,不要期待,

∵我是懒癌晚期(说的好像有人看一样)

试卷是༙྇一种毒品,多呈白色,常见于学校。现已使无数学校上瘾,丧心病狂。使学霸沉迷其中,无法自拔。使学渣失眠多梦,头晕眼花。它破坏了家庭的和谐,为了它能使一个考生跳楼,又在害人的精神世界,远离试卷,从娃娃抓起!.com  


。。。